新华网北京3月24日电日前,在电影《东北往事》的拍摄间歇,演员王紫逸接受了新华网记者的专访。

很多人知道王紫逸是从他主演的电影《喊

本次专访的主题是“青春”,王紫逸的言语间流露着对表演的热爱,他把在中戏的时光称为“后青春”,在上中戏之前的6年曾经很迷茫,“为表演这个行业做准备,我用了6年的时间。

回想起来,你会觉得原来所有经历的这一切以及所有在你身上发生的事情,其实都是老天给你准备的一份礼物,只不过是什么时候拆开罢了。

”谈及父亲,王紫逸十分避讳“星二代”这个提法。

在公开场合,他几乎没有谈及过与父亲的交流和情感。

王紫逸眼中的父亲意味着“压力”:“家庭因素带给我的不是优越感,更多的是压力,是不停、不间断的压力。

我很抗拒拿我和我父亲去比较!



王紫逸的青春感悟:青春其实就是人生中的一个阶段,在很多人看来,其实青春就是犯错和尝试。

就我自己的经验和我所经历过的事情,让我现在觉得不管是青春还是人生就是一个个不同的选择题,千万不要觉得我选择了某一个A或者B是一个错误的选择,没有对错,人生其实也没有对错,真正有的是什么?

有的是后果。

你只要确定你做了这道选择题,你能够承担这个后果,而且你必须要去承担这个后果的时候,一切就是最好的安排。

山》也获得了很好的反响,对此王紫逸似乎很看淡,他轻描淡写地说:“就是机缘巧合吧,碰上了好的角色和剧本,然后一步一步的机缘巧合就走到了今天。

”在王紫逸看来,挑选角色就像见一个人,你是否能演好这个角色就看气场合不合。

他坦言,做演员在面对知名度、粉丝量方面的竞争时有很多无奈,“制片方为了票房和收视率,要看演员的微博粉丝量,要看知名度。

大部分演员都面临这个问题:我有自己喜欢的角色,我有认为自己能够演好的角色,能够给观众一个很好的展现的机会的时候,反而被选到的不是你。

”对于艺人高片酬现象,王紫逸有自己的看法,所谓高片酬是市场造就的,但作为演员应该正确地看待自己的职业、尊重自己的职业、遵守你自己的职业操守,不要在迷失自我。

答:说到我的文艺片作品,就是机缘巧合碰上了,然后一步一步的机缘巧合就走到了今天。

我不太认同一定要分商业片和文艺片,我觉得只有好看的电影和不好看的电影。

要是把文艺片拍好了,它照样能会让观众觉得既看得进去,又觉得很有意思,同时有一些感受或者感悟。

商业片也应该拍得有深度、有内涵,这是我们应该向好莱坞学习的地方。

从市场方面讲,文艺电影有一些特别大的问题,一些投资方一看剧本就会降低投资,因为很多资方认为拍文艺片并不需要花很多钱。

另外,很多观众认为文艺片不需要去电影院看,在家里用电脑或手机看一看就可以了。

这有可能导致文艺片的发展进入一个恶性循环。

答:就像你见一个人一样,你会先看看我们两个气场合不合。

其实看角色也是一样,就是你拿到一个角色以后,你有没有想去饰演的冲动,或者是看到他以后来不来电。

问:很多演员说,其实不是演员选剧本和角色,而是剧本和角色在选择演员,是市场在选择演员,你怎么看?

答:现在这个市场现状就是这样的。

不说艺人,制片方也有他们的无奈,为了票房和收视率,要看演员的微博粉丝量,要看你身上带不带收视率,带不带票房。

所以大部分演员都面临这个问题:我有自己喜欢的角色,我有认为我自己能够演好的角色,能够给观众一个很好的展现的机会的时候,反而被选到的不是你。

答:我是一个演员。

所谓的现在的年轻演员和小鲜肉这种状况,我觉得也挺正常的,因为爱美之心人皆有,那现在的年轻人喜欢帅的,喜欢漂亮的这也是一种现象,但是从电影电视剧创作的角度来说,导演需要是能够很好地去呈现一个角色的演员,其次才是所谓的颜值。

答:我觉得并不能够怪这些演员或者是他们拿到什么样的片酬,因为他们开这个价,有人愿意买单。

再者,我觉得演员的素质很重要,我在学校的时候,老师教我如何去正确地看待自己的职业以及尊重自己的职业,我没有权利去评价别人,我只能说每一个人应该做好自己,首先你要遵守你自己的职业操守,每一个行业都有自己的职业操守,那么做好自己,闲谈莫论人非。

有人用漩涡来形容这个圈子,虽然这个词有点可怕。

当你进入到这个圈子以后,每个演员都想拿到一些话语权,希望能够演更多自己喜欢的、想演的角色,那么在这个过程中就会有一点迷失,或者是走错方向,然后慢慢的这些选择就会占据你很多的时间。

作为著名演员巍子的儿子,王紫逸十分避讳“星二代”这个提法。

在公开场合,他几乎没有谈及过与父亲的交流和情感。

王紫逸在谈到他与父亲巍子之间的往事时,会不自觉地将目光看向别处,并不时地迟疑一下,仿佛这些是很久远的事。

王紫逸眼中的父亲意味着“压力”:“家庭因素带给我的,没有让我有优越感,它带给我更多的是压力,是不停、不间断的压力。

我很抗拒拿我和我父亲去比较!

”但是当谈及父亲对自己作品的评价,王紫逸露出了少有的腼腆的笑容,“虽然这些夸奖没有从他嘴里说出来,我当时心里的那种感觉还很奇怪,我真的挺高兴的,因为我爹很难去夸一个人,在我看来那简直太不可能了。



答:人生的每个阶段都有每个阶段的困难。

刚入行的时候,我的困难在父亲身上。

有个很成功的演员父亲,你跟自己父亲会有一个比较。

男孩的成长,首先是希望超过自己的父亲。

你这张脸和你身上很多影子确实是没有办法抹去,那是你的家庭给你的,你的父母给你的。

很多人说我像我的父亲,这个“像”对当年的我来说,是一种压力和一种打击,我不希望“像”我父亲,我不想去“像”我父亲,我想做我自己,我不希望别人说我是谁谁谁的儿子,或者说演戏有谁谁谁的影子。

所以刚入行那会儿,基本上属于抗拒、抵抗的状态,后来就面临每一个演员都会面临的一个阶段,就是没戏拍、没工作,每天很痛苦。

不是戏路遭遇瓶颈,而是你有很多你觉得你可以演的角色,但没有人找你演。

我记得我在中戏的时候,我特别不喜欢上文化课于是就趴在桌子上睡觉,那是一个很老的老师说,谁谁谁的儿子起来,我当时真的是

答:各自感觉都有,更多的是愤怒,下了课以后我就去找那个老师,我说老师是这样的,不管我有什么问题,我有名字您叫我名字行吗?

我叫王紫逸。

还有一件事,我们在大三的时候交了一个作业,交完作业以后,“这个作业我在很久以前看过,我之前的一个学生演的那个版比你们这个好太多了,这个人叫王巍”。

我当时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陈,家庭因素在这个学校带给我的,没有让我有优越感,它带给我更多的是压力,是不停、不间断的压力。

山》你爹看了,特别自豪,总跟我们说”。

虽然这些夸奖没有从他嘴里说出来,我当时心里的那种感觉还很奇怪,我真的挺高兴的,因为我爹很难去夸一个人,在我看来那简直太不可能了。

答:是的,基本没有交集,基本上没有。

其实作为演员来讲,我们两个是两个独立的个体,各自有各自的审美和沟通方式,不管演戏还是做人,我和我父亲都没有太多的交集也没有太多互相需要去沟通的地方。

答:我是中央戏剧学院毕业的,我们戏剧学院有句话叫话剧是父母,哪一个中戏毕业的人不想演话剧,都想。

但是至今为止没有一个合适的契机或者也没有人找我去演话剧,其实我真的挺想演话剧的。

谈到演员这个职业,王紫逸很兴奋。

他对表演的热爱让他的眼睛发亮,“对于做演员,我似乎不需要动力,就像你爱上了一个人,你为她做的一切,你会需要动力吗?

”他把在中戏的时光称为“后青春”,在上中戏之前的6年曾经很迷茫,做过很多零工,“为表演这个行业做准备,我用了6年的时间。

当时我并不自知,这6年的经历将来会变成财富。

回想起那段时间,你会觉得原来所有经历的这一切以及所有在你身上发生的事情,其实都是老天给你准备的一份礼物,只不过是什么时候拆开罢了。



答:那个时候还真没有想过要放弃,没戏拍的时候只是想我怎么做能拿到一个角色。

对于做演员,我似乎不需要动力,就像你爱上了一个人,你为她做的一切,你会需要动力吗?

不需要,我就愿意这么去做。

我爱这个职业,真的是跟表演这个职业产生了爱情,产生了荷尔蒙。

答:其实我的青春特别迷茫。

我小时候就是玩、反抗权威,也做过很多荒唐的事情。

就是在上中戏之前,二十一、二岁那会儿,不知道该干什么,房地产中介、发传单

答:那段时期,我妈跟我聊了一次,跟我说你不能这样,你也不应该是这样的。

她只是给了我一条方向,你总得干点什么,你不能这一辈子就这么过去,我说我什么都不会,我不知道我能干什么,她沉默了一会儿跟我说,要不然你就去学表演试试吧。

要知道,从小其实家里人是反对我干这行的,是一直把我屏蔽在这个圈子外面的,我说那就试试呗,之后真的考上了中戏。

考中戏之前,我大概补习了两三个月,我从来不知道,我一旦投入一件事情真的会心无旁骛,别人怎么看我或者是怎么说我,我完全听不见。

但这一点在戏剧表演上变成了我的一个优势。

当我进了中戏以后,我终于感觉迷茫了那么久我找到了一个目标,我找到了一个我自己能干的还是我擅长的一个领域。

于是就跟同学们吃在排练室睡在排练室,我发现我爱上这个职业了。

为表演这个行业做准备,我用了6年的时间。

当时我并不自知,这6年的经历将来会变成财富。

回想起那段时间,你会觉得原来所有经历的这一切以及所有在你身上发生的事情,其实都是老天给你准备的一份礼物,只不过是什么时候拆开罢了。

答:都很珍贵,因为之前的青春就像我刚才说的,你不自知的准备,后面的青春是给了你一个契机,让你发现这些“礼物”以及把这些“礼物”用上。

在王紫逸看来,自己的青春用“狂浪不羁”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

就像很多男孩在成长过程中都会出现的现象

撒谎、打架,在王紫逸眼中是青春期犯下的“严重”的错误。

对于在国外的两年时间,在旁人看来简直是在“享受生活”,而王紫逸却说,基本空虚到抑郁的边缘。

他笑说,虽然青春如此“糟糕”但他没有遗憾,“我以前所有的经历,所有的那些负面情绪,对于我现在的职业,有很大帮助。

我很感恩能够进入表演这个行业。



答:青春好像在我的印象中就是不停犯错误不停碰壁的一个过程。

我甚至想不起来我犯过多少严重的错误,比如撒谎、打架

答:对,尤其我母亲那边,因为我从小跟母亲一起长大,她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典型的东方女性。

我的父亲把我送出国的时候,我的母亲当时很难受。

但是她是一个识大体的女性,她知道儿子大了总要去学习,总要去经历事情。

答:对,已经很久远了。

会记得,其实很多小时候的事情还会在脑子里反复。

其实更多的是一些留给你的支离破碎的很短的一些影像,包括那个时候的情绪。

答:咱们不说跟父母在一起的时候,就说我自己一个人出国那段时间吧,也是中戏前大概在十七八岁那会儿,到了国外那种感觉就是,你先是住进一个寄养家庭,是一家香港人,我住在他们家的地下室。

那种迷茫我记得好清楚,我不知道该干什么,坐在那儿整个人都是蒙的。

在1999年的时候,在国外的中国人还不是很多,在那边也交不到朋友。

那两年,基本上都是自己生活,海边坐一坐弹弹吉他,公园里喂喂小松鼠。

答:如果说是五十岁六十岁七十岁的人,你做这些事情,可能在别人或者自己看来是享受生活,但是我当时是十七八岁,却永远是一个人,那个时候差一点就已经有一点自闭或者抑郁了。

答:没有。

我相信一切都是安排好的,这有点宿命论,但我不得不说,因为我现在干的这个行业以及就我现在从事的这个行业我喜爱的这个事业,我以前所有的经历,所有的那些负面的情绪也好,或者是那些经历也好,全都用上了。

答:我不想再来一遍,我现在已经很满足了。

因为你现在所得到的,你现在所从事的这个行业以及你把你前面的人生全部串联以后,你一开始觉得是不好的东西,现在你耐心的去等待,让它在你心里待一段时间以后,等你找到你真正喜爱的事业以后,你会发现它就是礼物,它真的是为你准备的,只不过你直到现在才看到。

答:其实演员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首先就是感恩,我不知道该感谢谁,还是感谢某种力量,真的谢谢让我能够走进表演这个行业,我好开心。

做演员要尊敬你自己的职业,对得起自己的职业。

答:我是属于那样一个类型的演员,很多负面的情绪,包括从小的经历,累积起来成了一个核,这个核是我做演员所必须要有的,尤其对我来说。


亚博电竞官方网站